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林秦】Syzygy[一发完]

Summary:

                   秦明想摆脱一个人。

Warning:

                       比较丧 

-----------------------------------------------------------

  秦明工作的第十个年头,第一次有人催了他的婚。

  饭桌上大家举杯欢饮,庆祝他上了电视台,成了年度模范人物。有谁不知轻飘飘的说了句,秦科长还没找对象啊。

  秦明举了举杯子,没有理会那轻飘飘的,入不了耳的话。

  林涛说,“可去你妈的吧,男人三十一朵花,着急什么。”

  大宝摇了摇头,有些苦逼,“我们对象出了奇的难找,大家又不是不知道。相亲的听到一个法先抖三下,再听到一个医惊的能把玻璃瓶摔碎了咽下去。老秦这要一看别人这态度,口袋的解剖刀非得蠢蠢欲动。”

  秦明嗤了口气,瞥了她一眼。大宝虽然和他挨着,却一点也不怕他。过了一会儿,她悄悄叹了口气,指了指秦明旁边空出一大截的位置,“你以后还是坐到桌角吧。”

  秦明没有会意过来,“怎么?”

  

  

  “秦明!”

  他刚亮起灯,就看到了刑警队的队长靠在沙发上坐着。电视一点声响都没有,他撇过来的眼神像是跪求夸奖。而秦明只是将西装外套慢条斯理的脱下来,抖了抖,确定没有褶皱了后挂上衣架,径直走向书桌前。

  “你今天回来的太晚了,”林涛低声寻找着一些东西——或许是一个他晚归的线索。他一般在寻找线索时会这么压低声音,下一秒他的的确确找到了:秦明身上沾着的酒精味道不同于平日里在家中所喝的,白酒酒精富有攻击性的向外散发着。秦明坐在沙发背后的书桌前,挨得和林涛极近,林涛一下便揪住了线索的头。他突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我跟你谈过关于你酒精控制的问题。”

  秦明不可置否。但他的眼神根本没有转向客厅茶几下放着的酒瓶,他对于林涛的话毫无回应,过了一会,他站起身来,径直关上了一直打开着的电视。

  “我觉得你应该有控制。”林涛开口,他走向客厅,弯腰看向桌子下。秦明装作没有听到——但他当然听得到,他对周围的事物一举一动都敏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能清晰地、一字不落地听到。林涛就那么静静地、[坚定不移]地站在门口,抿紧嘴唇,冷硬了脸的线条,但在秦明的视线转移到他身上时他抬眼看到了,于是线条又柔和下来。

  你行啊,秦明。他的口型是这样。

  秦明换上睡衣,将挂在衣架上的眼罩卸下来,戴上后清净了一截,尽管不可外视的模式令人恐慌,但没有什么比现在睁开眼更令他难以呼吸。

 

  他猛地睁开了眼。

  那抹黑褐色迅速离开了他的眼球。秦明眨眨眼睛,伸手去摸眼罩,发现它不知何时已经松落至枕边。林涛站正了身子,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我没办法叫醒你……你睡过去十几个小时,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

  秦明迅速冲向客厅摸起手机,一边迈开步子一边从衣架上抽走之前准备好的衣服。他的错:往常周末他从不设置闹铃,但生物钟足以准确的将他从七点左右唤醒。但今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这件事正事:大宝中午要过来,他要替她测量尺寸。林涛的错——他怎么能,他又为什么,就这样轻易地插入到自己本来就够简单的生活里?秦明愤恨的系上领带,甩上西装。他不太愿意承认自己选择领带程度的单一,永远是那一条黑色。曾经有过其他颜色,像是他手上这条暗灰色。

  “衬衣有褶皱。”林涛说。

  但现在……

  他突然扔下这一条,翻箱倒柜将他一直用的黑色领带抽出。系上时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似乎是咽下去了一声哽咽。

  在他关了门,走向停车场时,他听到了林涛在身后的声音。

  “你他妈的有本事就别躲啊!”

    [放你妈的屁!]

  他心里默默吼了声,如果他在坦然接受之后这人能离开的话,他为什么要躲避?

 

  “你不能一直吃这些玩意儿。”

  “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会对大宝那么说。”

  “你对女孩子宽容点啊,老秦。”

  “你现在是铁了心的不打算看我了是吧?你就这样决定,一直到底了?”

  “你可别再半夜去查案了,太他妈害怕了,行吧,我承认我这人不光害怕老鼠,还害怕鬼,越黑我越害怕,你可别再半夜跑去一个人查案了。”

  “老秦你现在真的是一团糟!你已经多久没跟外界接触过了?警局现场家里三条线,你除了跟大宝说话,还有别的谁吗?除了办案时多动两下嘴你还说了什么多余的话?”

  “你因为我的出现而感到愧疚吗?”

 

  “你因为我的出现而感到愧疚吗!”

  

  在林涛持续了五十多天的持续骚扰,不断向他说话,以及向他频频投来的视线,做出熟悉的动作中,秦明选择了投降。

  “我还是觉得你带灰色的领带好看。”林涛提出意见,然后站在一边看着正在向脖子上套领带的秦明,他知道对方会忽视自己。

  “这身西装是黑色条纹的。”

  秦明似乎看到白色的光从林涛眼中亮起来的样子,他甚至没有坚持自己的初衷:林涛本来就擅长向他妥协。他说,“好吧,你比我懂这些。”

  这不应该发生。他不应该回应。他余生都会后悔自己今日做出的一个决定。

  但他穿着西装走出门,坐上驾驶座时,笑的肌肉绷直,笑的眼角发涩。

  “你为什么要在这儿?”他第一次开口问这个问题,但那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你为什么要站在这儿,林涛?而不是大宝,不是你的父母,不是其他的同事,不是你的前女友,不是……不是任何其他人,而是我?”

 

  [秦明!]他喊着,然后是嘭的一声巨响。

 

  “老秦。”他——那个笑起来全然没有队长的严肃的人开口,“还有谁能让我能挺身而出?”

  “听起来很蠢。”秦明嗤笑一声,“还有呢?”他看到林涛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是那个唯一——唯一的——”林涛懊恼的皱起眉头,不同于他们在那个巨大的废弃仓库中的痛苦,他现在在纠结着说出一个事实:“唯一的,能让你坦诚相待的人。”

  秦明突然窒息了一下,他紧接着站起身,跟着嘉宾们拍着手。大宝的视线投来,她身上穿着婚纱——秦明的得意之作,手上的捧花也是他选的。大宝看向他身旁的座位。她突然露出一个笑容,眼角噙着泪。

  “唯一的。”秦明转头,讥讽的说,“不见得。你希望我能回应你?”

  “的确是。”

  “我真心希望你现在就能消失。”秦明用尽一切:一切能够说出这句话所调动的血液,一切能够说出这句话所用的力气。但他开口后竟气若游丝。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你了,林涛。”他说。

  他闭上眼睛,阻断林涛看过来的眼神,阻断他的话语,阻断他的存在,只求能够完整说出那句话。

  “你的存在和当初我父亲一样,只会让我陷入无尽的负面情绪。”秦明一口气说完,“愧疚悔恨无可奈何,你回来后带给我的从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怎么还在。”

  林涛坐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前,“你觉得我听你一句话就会走?”

  秦明这些天已经愤怒过好几回,大宝回来后一定又要和他谈一谈苛待新人的问题。但他仍旧没有按耐住一波又一波的愤怒,他想出口伤人,最好是把对方割的血肉模糊,伤口淋漓;他又不想伤害对方,林涛从不是一个他舍得出一口恶言的对象。

  于是他拉开一个扭曲的的笑,打算拿起眼罩塞上耳塞躲开这一切。

  林涛挡住了他的动作,为自己再一次被无视而出声声讨,“你又拿这个办法对付我?”

  秦明清清嗓子,想绕过他拿起自己需要的东西。

  “我希望你能离开。”

  “除了你身边我哪儿都不去。”

  “所以我才这样做。林涛……”秦明叹了口气,“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感觉像是被人夺走了解剖刀,然后摁在解剖台上一样窒息。要是我这样做你还有什么不满的,随便你,我要睡觉了。”

  “你知道我不会离开的。”

  “我会离开!”秦明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对这个人大声说出一句话,“我会离开这儿,随便你留在这里。”

  “你觉得我不会跟着你?”

  “不,我相信你不会离开龙番。和当初我父亲一样。只要我离开了,就算再回来,也不会再看到你。”

  他看到林涛低下头,攥紧了拳头。他倒是希望对方骂句脏话,或者再说些什么。但当林涛再次抬头时,他看到的只有谅解和心碎——他的心碎。

  他做错了,他搞砸了一切。就因为他许多年前对于那个女人的不理不睬,或许他见死者家属后能拯救这一些,但现在他害得一切无可挽回,最后对他做出这表情的人竟然在,竟然“存在”。

  “没事,老秦。”他甚至已经通晓了自己嘴边的道歉,“谁都不能未卜先知,谁都不能阻止一个疯子。”

 

  秦明在看时间,林涛站在他身后,一如既往地笔直——他们在随着人群进站。他们两人一天都没有开口,尽管林涛想要开口,这个契机也会被秦明无视掉。

  但现在秦明开口,“我昨天见了大宝。”

  林涛扭过头来,看向秦明,但秦明没有转动脖子。过了一会儿林涛才缓缓开口,听起来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忧,“她怎么样?”

  “我离开后她能独当一面,她好得多。”

  林涛笑了一下,想听秦明继续说下去。但秦明低头去检查自己的东西有无遗漏。他检查了好一会儿后才看向林涛。

  “她早就知道我要离开了,但是她还是让我请她吃了顿小龙虾。”

  林涛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宽慰、谅解、不舍、痛苦和与之矛盾的快乐。“别这样,老秦。”他说,“你可从来没在我眼前掉过眼泪。”

  秦明狼狈的转过身去,用冷硬的声音遮挡自己因流泪而湿润的眼角。

  “她还让我有空回龙番,把替你领到的奖章给你看看。”

   如今已是林涛中枪去世,过后的第三年。

 

 

  秦明有些不太明白大宝的话,“为什么我要坐在桌角?”

  “因为除了我,你的另一边再没人挡着把你和其他人隔开了。”大宝说,声音惨淡,“你还是坐在桌角吧,省的你得罪了人,我要承包两个人的工作分量。”

  秦明突然扯了扯嘴角,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林涛正瞅着自己笑, 他说,“可去你妈的吧,男人三十一朵花,着急什么。”他笑的肆无忌惮,笑的令他心头发麻。

 

----------------------END--------------------

Notes:吃了两天刀子报复一下社会,本来发在小号上了……后来 @天蝎逆刺 真是我真爱,竟然说文风有些像,而且这样,报社更爽,好的,我就转到大号上了

食用愉快

注:Syzygy:具有相似或相反性质的两个事物

评论(22)
热度(265)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