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林秦林】如果一个人改变了作息习惯

简介:李大宝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味。

涉及CP:林秦/秦林无差

 

 =======================================

  龙番市的警犬有一个艰巨的任务。

  “得了吧,宝哥。”小黑急匆匆的从她手里接过尸检报告,“秦科长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啊,我们又没办法干涉。”

  “老秦已经连着两个星期踏入警局的时间比我晚了,”大宝抿紧嘴,腮帮子鼓出来一块,“他原来可是要至少提前十五分钟到的人。”

  “他是领导,很正常嘛!”小黑捏着报告匆匆离开,“宝哥,我觉得你就是想多了。”

  “可拉倒吧,他肯定有事瞒着我们。”大宝不信邪的向后一转,却发现身后的冷气机不在。“得,今天这人还迟到了。”

 

 

  “那也不代表他有女朋友了啊。”林涛手里握着咖啡杯,眼神飘忽。

  “你怎么了?”大宝敏锐的发问,“张针眼了?”

  “没。”林涛老实交代,“我昨晚没睡好,有个案子要排查嫌疑人。”

  “我以为你回去了,我昨晚没在警局看到你。”大宝揪住疑点不放,“昨晚连夜加班的可是我啊可是我!我的床独守空闺了一晚,没我它容易么!”

  “那是那是,肯定没我们宝爷辛苦。”林涛举起咖啡杯,“我敬你啊。”

  “这就怪了……”大宝念念有词,“他就是有事,他要是有对象了,不告诉我,连你也不告诉?”

  “他只要处的对象是还是个活人,我还就真管不着。”林涛无奈的一口喝干咖啡,“不就是他来的比较迟吗?你问问他不就行了?走了,回去干活。”

  “我不就问个问题吗,你怎么这么着急?我们之间友谊的小船这么快就翻了?”

  “不知道,但我觉得这和万恶的犯罪分子有分不开的关系。他们不仅破坏社会秩序,还打扰我夜间休息。”林涛回到。

 

  大宝没忍住瞄了秦明一眼,又瞄了他一眼。

  秦明背后像长了眼睛一般转了过来,等下一次大宝转过来瞄时将她逮了个正着。

  “你有事要说吗?”他手上的刀片还在闪闪发光,大宝瞅了瞅刀片又瞅了瞅他,思索一秒决定为自己的八卦心奉献出生命,“老秦啊……”

  “你说。”

  “高领毛衣真的遮不住啥东西啊,哈哈。”她尴尬笑了两声,然后将自己埋在文案堆里。

  秦明连疑惑都没有疑惑她在指什么,只是停下手中的刀片,摸了摸下颚。

  哎呦我的妈。那一片红印啊,这得多大的劲。大宝心里一阵阵抽搐,不忍直视的缩回偷窥的眼睛,心想,老秦这还真是物极必反,性冷淡就得找一个如柴似火的。

  

  “这比起你那薛定谔的宝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声明啊!”大宝趁着秦明去卫生间洗手消毒的功夫,实在忍不住跟林涛八卦,“那一片红印啊!吻痕啊!我也想上班之前有人给我留一个吻痕好吗!”

  林涛惊悚的看了她一眼,“什么?”

  “一种幻想,我要通过老秦实现!”大宝忍不住搓搓手,“你想想,一个人早上起来睡意朦胧的时候,刚刚下床,有人在你身后一把拉过你,然后从你脖子后一路吻过,再在下颚留下吻痕……”

  林涛可疑的脸红了。

  大宝还在自顾自的说着,“我这辈子说不定是实现不了了,我得通过老秦来过把瘾。”

  “过什么瘾?”秦明一边拉开椅子一边问,手上还有刚刚洗过的湿润痕迹。

  “老秦,你有了女朋友。”大宝的声音里藏不住八卦,“你不按正常作息来警局已经两周了,今天来了还带着吻痕——而且你上周有一天来上班时穿着的是前一天的西装!”

  最后的话是瞎话,谁分得清他的西装料子是什么,黑色黑色还是黑色,有几天是带着条纹的,谁观察那么仔细啊?但就冲着秦明开始皱眉思考,绝对有过这事没跑了。

  “吻痕?”秦明又伸手摸了摸下颚,“这是早上睡觉时压出来的。”

  “你可就瞎掰吧,忘了我以前是痕检科的了?”大宝哼哼着,“有女朋友就有嘛,还搞这么神秘。”

  秦明埋头喝汤,完全将大宝的话当做耳旁风。

  “长得好看吗?头发长还是短?是不是法医啊?你们怎么认识的?老秦你是不是以后就这么定下来了?那岂不是说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

  “还得相亲?”大宝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不行老秦你一定得给我说说,我心里义愤填膺,小龙虾都打发不了我!”

  秦明停下了筷子,“食不言,寝不语,我说过多少次了。”

  林涛闷笑两声,大宝气哄哄的从他碗里夹走了鸡腿,坐到别的桌子去了。

 

 

    只是迟到比起以前他要找自己茬好不知多少,所以大宝就不怎么纠结的让疑问随风而去了。昨天的报告秦明还没拿来,小黑过来催了催。

  “哎呀你有本事打电话给老秦啊!”大宝一边套上大褂一边努力将自己头上一缕卷毛拨正,“那报告在他那儿呢。”

  “我可不敢催秦科长早点来……”

  “问我要报告怎么就那么积极呢!”大宝翻了个白眼,“你先等等,我问问他啊。”

 

  “宝爷,”林涛在那边愤怒的叹气,“这么一大早的你到底想干嘛!”

  “不是。”大宝眯起了眼睛,“我打的是秦明的电话。”

  “昨晚我在秦明这儿过的夜!”林涛嘟囔道,“我在他家看球赛。”

  大宝并不在意这些,“你跟秦明快点啊,这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上班时间了,秦明的报告现在急需呢。”

 

 

  “我怎么就觉得不对劲呢。”大宝吃着吃着突然抬起头,“我真的想不通。”

  “什么?”小黑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含含糊糊的问,“有什么不对劲?案子不是都结了么?”

  “我说的是秦明!”大宝擦了擦手,“你觉得要是秦明有女朋友,那得是什么样的?他哪来的时间去找女朋友?”

  “说不定他天天能接触到呢?”小黑毫不在意,努力与面条奋斗。

  “噢你说的可真对。”大宝激动地拍了拍大腿,“就是这样!我得问问林涛秦明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这都大半夜了都……”小黑为难的望了望挂钟,“我是夜班,你是连夜赶报告,林队说不定早就睡了。”

  “他可是个工作狂,没到一两点能安心躺下?”大宝说着就打开手机,顺手将桌上的垃圾拿着,走出房间将它扔到垃圾桶,这会儿功夫林涛已经接起了电话,“喂?”

  在他说“喂?”的时候,他听起来声音不太对劲。

  “林队?你被人挟持了?”大宝心情非常不错,有一种十年悬案终得一破的快感,“我问你一个事!”

  “宝爷啊,”林涛的声音有些喘,“我有些——呃,我有点忙,有点事情,呃……”

  “你到底在干啥?半夜健身?还是真的被人挟持了?”大宝抬高眉毛,心里似乎有些什么猜测但还不太清晰,“你到底在干什么?”

  “呃——什么?”林涛喘着气,“抱歉,我现在真的有点忙——呃——那方面的事情……你的事情很紧急吗?”

  “哪方面?我的事情也不是太紧急。”大宝更疑惑了,“具体一点?哪方面?”

  “就是,啊——那方面!”林涛咬重了字眼。

  “呃呃呃呃呃呃……”大宝语无伦次,“呃我懂了我的事情也不是很紧急我挂了麻烦你了干这档子事还要接我的电话……”

  “我明早再跟你说?”林涛问,“如果不是太紧急的话?”

  “好好好你可当心你的腰啊。”大宝胡言乱语着,匆匆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晚,大宝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了手机在响。她睁开眼睛发了会呆,发现天花板上角落的灰尘就像咖啡杯的污渍。过了两秒,她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我操这对狗男男啊!”

  林涛的电话还在响着,大宝气冲冲的摁断了电话。

 

  “别!”李大宝阻止了林涛准备开口的动作,眼睛将他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我先问你啊,如果一个人没时间去相亲,最有可能成为他对象的人是谁?”

  “呃……他同事?”

  “要是一个人突然改变习惯喝自己以前都不喜欢喝的东西,那是怎么回事?”

  “他周围有人影响他呗。”林涛回应。

  “要是有一个人以前非常准时,现在天天晚到,而跟他同时到的还有另一个人,那是怎么回事?”

  “他得去等那个和他一起晚到的人。”

  “对啊。”大宝打了个响指,“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跟我说啊?”

  “说什么?”林涛向后缩了缩。

  “她不是都猜到了么?”秦明放下咖啡杯,眼睛扫到林涛的咖啡杯上,林涛若有所悟的低头看了眼杯子,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呃宝爷……”

  “哎!”大宝做了一个让他闭嘴的动作,“让秦明说。”

  “你想知道什么?”

  “你对象长得好看吗?头发长还是短?是不是法医啊?你们怎么认识的?老秦你是不是以后就这么定下来了?”

  “前面的你都知道了,最后一个问题……”秦明瞄了两个一脸期待的人,“我拒绝回答。”

  林涛丝毫不在意,仍旧傻呵呵的笑着,大宝不忍直视的闭眼,觉得自己的鼻子简直要被酸味熏坏了。

 

  今天的李大宝,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完--------------

评论(16)
热度(1188)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