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顺懂】浮光掠影(女装!李懂)

Notes:关于撩人反被撩的系列一,雇佣兵设定

Warning:!女装警示

Summary:

                  如果你爱上你队友的女装,那么你平时对他的想法可能就没少过。

 

----------------------------

 

  见鬼的……对方被绊住了。李懂从目标身边擦过时,清晰地听到他们正在讨论一块地皮。按照计划,他应该主动去找上对方,或者最好,对方来找上自己。但时机不对。目标像是正在讨论一件重要的生意。这时被人打扰,无论是如何的美人大概都不会让人欢喜。

  他站在吧台前,服务员以一种异常速度接近了他,快的出奇。李懂努力忍住了笑意,示意对方拿来红酒杯。他焦急地站在原地,却不动声色,面露微笑。还有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杨锐他们就会动手,如果在这个时间内他还没有完成自己的部分……

  一个熟悉的脚步声从他身旁传来。李懂心跳停了一拍——这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顾顺站到了他身旁,撩起他一缕头发,专注地打量了他一会儿,“你还没动作,看来计划有变,哈?”

  “目标被绊住了。”李懂并未将目光移向那边。

  “那我们就想些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来玩一个经典戏码。”顾顺朝他挑了挑眉,扯开嘴角,有些不怀好意的味道。目标眼神瞥向这里,但仍按兵不动。看来需要一个导火索让他行动起来。李懂手捏红酒杯身,努力维持着他为此精心准备的形象。没人说他不为此付出了努力,他可够敬业的。

  “什么?”李懂有些疑惑。

  他微微向后倾去,表现出与顾顺不怎么熟的动作来;微敛眼帘,视线半瞥地面。接着他感到顾顺的手向他伸来,半搂住了他的腰。李懂睁大了眼睛。

  “这就是你的办法?”李懂问道,感到有些好笑。

  顾顺露出了被羞辱后的表情,“你能不能拍开我的手,装作配合一点?”

  “现在我懂了。”李懂用力拍开他的手,向后退了两步,而顾顺紧跟其上。

  “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他露出一个微笑,顾顺又贴近了他。

  “我们的英雄还没起身呢,再加把劲儿,美人。”

 

 

  当陆琛提着医疗箱走进房子时,被整整齐齐站在一间房门外的人马吓了一跳。

  他放下箱子,佟莉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见他来后,她撩起衬衣,将腹部旧绷带扯下。

  “这是在干嘛?”他一边为她换上新药,一边悄悄问道。

  “任务,本来应该是我去,现在……我们真应该多有些女性队员。”佟莉挑了一下眉,“顾顺出的主意,其实有点可行性,我们正在等结果。”

  “什么结果?”陆琛有些摸不着头脑。

  门打开了,穿着红裙的人从房内走出,黑发顺滑地从背部垂下,双腿套着蕾丝暗纹的丝袜,没有穿鞋,脚踩在地面。

  陆琛瞪大了眼。顾顺正站在那人身后,吹了声口哨。

  “我看可行性非常高。”陆琛干巴巴地开口道,“再说一遍?这就是顾顺出的主意?”

  事情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

 

  “所以,我们有个新任务。”

  顾顺将靠在椅子上的背直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望向杨锐。徐宏坐在杨锐身边,手指缓慢地敲击着桌面。杨锐站在原地,将两张照片放在投影仪器下。“这就是我们的目标。雇主要求杀掉。”

  “没有什么要求?直接杀掉?”石头笑了起来,“这是我们最近一段时间接到最简单的任务。”

  “谁是雇主?”顾顺问道。李懂正坐在他旁边,静静听他们讨论。

  “他们儿子。”徐宏回答。

  “为了家产?”顾顺挑了挑眉,“他们什么职业?”

  杨锐将几张调查资料拿出,“还蛮复杂,赌场,高利贷,挂着洗浴中心名,进行桃色交易之类。但家产……说不上,我们不猜测雇主目的。”

  “这有什么困难的?”佟莉有些疑惑,“就算我受伤去不了,我觉得你们应付也绰绰有余。”

  杨锐叹了口气,“问题就在这儿,他们得死在一处才行,雇主是这样要求的,他会进行后续遮掩。否则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时隔不久死了,太引人生疑。而这夫妻两人不和也很出名,大部分时间都是各玩各的,没有在一起的时间。如果想下手,只有后天的一场慈善晚宴有机会……”

  “那我们也不能当着众人面杀他们吧?得想办法带他们去找个没人角落……还用我们上次的方法?”石头问,“牺牲一下副队用美男计是没什么问题,但佟莉行动不便,我们从哪儿找个女的去?”

  徐宏瞪了他一眼,“所以正在想办法!我和队长的意思是去雇个人。但这样做有风险,万一事后走漏了风声……”

  没人吭声了。沉默了大概半分钟,顾顺突然开口了。

  “不是有办法吗,”他拍了拍旁边椅背,李懂扭过头来看他,顾顺眯着眼睛朝他微微一笑,李懂整个脑子都发出警报响。他将从头到尾都还没说过话的李懂推了出来,“我觉得我们李懂就能胜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李懂身上,石头从气管发出一声被呛住的声音,佟莉瞪了他一眼。顾顺几人过于高挑,恐怕踩上高跟鞋就成了杨柳林里的一颗白桦树。无论从身高还是身材来讲,李懂确实是最适合的人选。

  李懂倒吸了一口气,“什么玩意?”

  过了几秒,他反应了过来,“什么玩意啊?”

  顾顺站在他身后,双手摁在他肩膀上,像是谨防他直接逃跑。李懂惶恐地看着正副队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杨锐的目光对上徐宏的,徐宏微微点了下头。

  于是他望向李懂,“试试?”带着点询问的目光。

 

 

  这就是他被顾顺一路盯着走近房间的原因。门内,夏楠正站在桌前打开一个行李箱。而门外,杨锐等人正在商量着计划细节。

  特别请了场外咨询——当然啦,他们里面哪来的人懂得女性着装?

  “需要这么多玩意吗?”李懂瞪大了眼睛,发自内心地感叹,“做女人真不容易。”

  “我们不知道你到底适合哪一种的,所以备足了准备。”夏楠踢了踢脚下还未打开的几个箱子,“万无一失嘛。”

  李懂晕晕乎乎地被她摁在椅子上,夏楠将化妆包里的东西一一掏出,整整齐齐摆在桌上,李懂不由得有些做手术前的毛骨悚然,他眼睛转呀转地转到了门口,夏楠笑了一声,“为了任务,大家又不会笑话你。”

  “也是,但毕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李懂紧张地笑了一下,“记得把我画的别那么怪就行。”

  

 

  李懂不自在地调整了一下肩带,迈开步子向人群深处中走去。

  搭配他的脸蛋和身材,夏楠决定给他多垫几层胸——这样显得他腰肢更细。红色半长裙恰到好处的收身,将所有该凸显的线条展示给众人。最终他们决定将长发剪短,更能暴露出李懂的脖颈和锁骨,颈带上的金属已经被皮肤传递上了温热。

  人群如同大雁遇到气流般。李懂强迫自己不要露出奇特的表情,毕竟全队人都对他的扮相颇为惊叹,他们的眼光总是最好的,李懂不相信自己,但相信他们。目标就站在不远处正在和一个人谈论着什么。他们同样被气流击中,未能幸免。

  顾顺远远站在人群边缘,当他看到李懂入场后,他承认,自己突然靠近是有些不怀好意,想要看看好戏的。

  但当他走近时,人群的眼光才徐徐从李懂身上移开,目标仍关注着他。他身材高挑,越过人群,顾顺看着那只披着狼皮的羊缓步擦过目标,双腿修长,蹭过对方的西装裤腿——“一记绝杀。”他默念着。

  当顾顺走近了后,那一团模糊的美丽更加清晰。一颗闪着光的宝石,贴着看能捕捉到它的裂纹:不安懵懂,慌乱却强装镇定。显得更加与众不同,独一无二。他想,对方没有理由会放过这样一个人,因为即使是他也想将宝石挂在自己胸前,向所有人炫耀。

  李懂不自觉地舔了舔沾在嘴唇处的葡萄酒,他不敢动手去擦,怕弄花了唇妆。顾顺站在他面前,从口袋掏出纸巾,轻柔地、一点一点的将那些残存的沾去。

  不是说没有比他——她更漂亮的人。而是,李懂总能透露出一种女人没有的特质:他因不熟悉女性的应有动作,而显得举手投足间都有种不确定的迷惘;五官极其端庄,不是流行的妖娆妩媚,但又不显得严肃失真。面对顾顺的举动,他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顾顺非常相信自己有一瞬间的心驰神往。

  “你做什么?我是不是应该装作羞涩低下头或是什么?”李懂问。

  他的双腿修长,肌肉匀称地遍布在上,胳膊并不那么纤细,拥有着隐约的肌肉线条——但并不是充满攻击性爆发力的那种,它们令一个女人显得更加健康火辣,不若娇柔病态一推就倒的类型。

  “我们来玩一个经典戏码。”顾顺意味深长地扫过他的全身。

  

  夏楠如有所思的扫过他的全身。

  “怎么?”李懂觉得自己像个任由宰割的娃娃似的。

  “我建议你从除毛开始……既然要出‘那种’任务,该露的还是得露。” 夏楠将脱毛膏和刀片递给他,“腋下,胳膊,腿……等你完成后,我们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我先出去了。”

  “好的?”李懂从她手中接过,“下一步是什么?”

  夏楠从箱子里抽出一堆衣物来。裙子尤其显眼——红色,看上去未过膝,薄薄一片。

  “我牺牲可太大了。”李懂接过后,嘟囔了一声。“队长必须得给我加薪。”

  

  当房门打开时,外面的声音一瞬间寂静下来。

  “来一个人帮我拉一下后面拉链。”李懂仅仅打开了个门缝,声音勉强从缝隙里传来。

  顾顺在所有人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便站起了身。夏楠瞥了他一眼,又盯向半掩着的门。走进房间时,李懂就站在门口。他一只手扶在门把上,另一只手弯在背后,捏着摇摇欲坠的衣物。

  “什么?”顾顺屏住了气,站在原地,双手环在胸前,靠在已经关闭的门上。他将目光投向李懂。

  得到一个目光后,李懂不免有些紧张。夏楠在他脸上勾勾画画的成果暴露在视线之下,用于应付晚宴的妆容不那么非常隆重,但也不能太过敷衍。李懂的皮肤透露出一种成熟的小麦色,顾顺站在近处打量他。被夹过又涂上睫毛膏的睫毛划出一个优美弧度,眼眶边勾了深棕色眼线,眼角及其侧面有不仔细看便看不出痕迹的暗色眼影。阴影粉将他过于线条分明的脸庞柔化,又加深了鼻子挺翘的曲线。李懂的眉毛非常浓密,过于男子气,夏楠将之打薄,刮掉了边角部分,现在它看上去更为柔美。

  他睁眼时,眼神懵懵懂懂,一只还不知自己处于危险地区的鹿似的。顾顺心头一跳——一个最佳的勾引方式。人渣总会喜欢上摇摇欲坠的易碎品,因为他们拥有选择权——将之保护或打碎。

  “你得用颈带,这样才能遮住喉结。”夏楠站远了点,打量了一下李懂,“要试就试全套的……”

  颈带将他的喉结完美遮住,垂下的金属吊坠在锁骨边晃晃荡荡。

  “拉链在最底下,我没摸到。”李懂背过身去,他伸手示意了一下拉链的大概位置,裙子又下落一截,他连忙拉住,一个动作使得整个脊背暴露在外。顾顺贴近后,李懂脊背的温热随着他的靠近源源不断地传来。他伸手去探,手上弧度与脊背曲线所贴合,一路滑下,仍未寻到那一个小小的开端。再向下探去时,他突然愣住了——一截蕾丝边缘。李懂猛地打了个颤栗。

  顾顺忽地开始面红耳赤。他穿着一个背心,几乎是立刻就敢肯定自己从胸膛口开始往上已经蔓延染上红色。一条完全女式的,黑色,勾着精细花纹的内裤——他倒吸一口气,轻轻拨开半遮着,还未扣住的成套另一份。正在胸前,被李懂一只手摁着。

  “要我扣上吗?”他低声询问。

  “不然你进来干什么?”李懂扭头问道。他声音仍是清亮但带着点磁性的男声,顾顺不由得心里一紧。他伸手将两端拉住,令暗扣相咬合。同样的蕾丝黑边……顾顺再次向下探去,那截黑色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若隐若现。这一次他触碰到了一截金属,扣在内裤边缘,一截延伸向下,划过一截裸露的大腿,一截布料包裹着李懂的大腿。顾顺顿了一下,向尾椎骨那边探去,这一次才算摸到了那一个不足一厘米的拉链。他不知费了多少力才将之拉上。

  “这是什么?”他用食指微微触碰李懂的大腿根,明知故问。

  “夏楠给的,她说既然要做任务,就备齐全套。”李懂倒是大大方方,他转过身,甩了甩糊在自己脸边的假发,对着顾顺笑了,“现在我们出去。”

  顾顺在他开门前的几秒努力调整了自己呼吸。

  

 

  “他打算动作了。”顾顺伸手捏起李懂的胳膊,“现在。”

  李懂的表情似笑非笑,但一瞬间,他的脸色变得恼火不堪,用力甩开了顾顺不安分摩挲他手背的手。漂亮的表演……顾顺向前几步装作要追去,李懂的身影灵活,穿过人群精准路过目标,继续向外走去。

  他被拉住了。

  “小姐,”目标问道,“你没有被那人冒犯到吧?”

  李懂的表情像是要极力压抑住愤怒,但或许兴奋强行被抑制住时有同样效果。

  “哦,”他嗓音颤抖,发出的声音婉转低沉——为此他付诸了不少努力,练习了不少时间,“我没事。”

  “或许你不太清楚,但我是这次活动的主办方之一。”对方指了指顾顺消失的地方,“如果他冒犯到了你……”

  “不。”李懂突然打断了对方,她看上去犹疑了一会儿,目标盯着她,饶有趣味。“不如带我去看看其他地方?既然您对这里了若指掌的话。”

  

 

  按照预计,他们走进了一间靠窗房间。男人在李懂身后关了门——一个密闭房间。李懂确信他们走进时未受到过多关注。

  但仍有些未按照他们的预想。目标走向窗前,伸手将纱布帘拉住。李懂不由得站在原地握住了拳:顾顺此刻就在窗前站着。他要怎么射中这里,在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时候?

  “怎么回事?”顾顺的声音顺着微型耳麦传来,“这个混蛋把窗帘拉住了!”

  “别紧张,”李懂紧绷着肌肉,“会有办法的。”

  “你说什么?”目标问他,李懂于是缓慢逼近他。李懂的身高也并不那么低,穿着平底鞋,仍旧比对方高出那么一点。“我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一点?”

  “你干什么?”顾顺在那边问道。李懂将已经远离窗边近一米的人重新推回,目标的身影在纱布窗帘后清晰可见,突然静止不动。

  顾顺扣下了扳机,那边身影轰然倒地。

  “真有你的。”顾顺问道,“你干什么了他乖乖待在原地?”

  “没什么。”李懂闷声回答到。

  接着顾顺听到了一声金属扣落地,皮带长条扫过地面的声音。

 

  几分钟后,杨锐钻上了车。

  “顺利吗?”杨锐一边将勒着脖子的领结扯下,一边问他。顾顺正收拾着枪,他哼哼了两声,扬起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

  开过一个岔口,李懂跳上了车。任务完成后他完全脱去那层伪装,显得不伦不类,但顾顺坐在他身边,目光一直未曾离开。

  “什么?”李懂直视着前方,并未移开视线去看顾顺。但他突然开口问道。

  顾顺的左手扶着枪,手指侧面蹭开裙摆,触摸上那层薄薄的,卡在更上方的吊带袜固定处,随着车的摇晃一下一下蹭着那处。

  “考虑到你这么出色,真的没打算再来一次?”顾顺悄声问他。

  李懂皱起眉头,转过脸来看向顾顺。

  接着他露出了一个顾顺在宴会上见过的微笑——完全模仿女性的,经过多次练习,妩媚却并不讨好的笑容。

  顾顺突然愣住。

  “没料到你竟然喜欢这种类型。”李懂收起笑容说道。

  哦,操,该死,他不是那个意思吧?顾顺心里突突打枪,表面上却装的平静无奇,“你可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他反驳道。

  “那我现在知道了。”这次李懂露出了一个真切的微笑。

  顾顺不自在地盯着他看了好了一会儿,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是,”他回应道,“你是知道了。”他勾起嘴唇,笑的颇为耐人寻味,“哪天能请这位典例上一课给我?窗边教学,就我没有看到的那一段。我们做一个全套的。”

  李懂挑起了眉。

  他们就这样微妙的对视了几秒钟,李懂率先移开了视线。

  “不如今晚?”

 

 ------------------END.

 

评论(19)
热度(522)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