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莱蛛】Near Light [3]

Couple:Lex Luthor/Peter Parker,斜线有意义

  

Summary:跟随莱克斯前来不是一个好选择。

   1   

   2     

-----------------------------

  少有梅茜办不到的事情,而就算她办不到,她也总能给出莱克斯合理的答案。仔细看看莱克斯的身边吧,他总是豢养着成打的漂亮东西,那些漂亮玩意儿哪一个是派不上用场的?梅茜是其中他最喜欢的一样,她聪明且敏锐。他欣赏她们犹如艺术家观赏油画。梅茜将文件夹放至莱克斯面前,弯下腰来。

  “线索很少。”她将搜集到的资料打开,“他出现了半年左右,有关影像资料我全部都放在了这里,对比询查上传者,讨论者,拍摄者,在身高170-180之间,身形,白天工作中做了排除,现在还有约300人。”

  莱克斯斜着瞟了眼照片,他并没有指望这么快就查出一切。但很接近了。没有人能够将想要隐藏的东西清除的和自己毫无关联,如果没有,那就只是你挖掘的不够深。

  “一件比较冒险的事情。”莱克斯向她低语,“做一个研究生化相关人员的交叉对比,包括奥斯本,韦恩集团在内。”

  “但有些项目是保密项目。”梅茜谨慎建议,“您确定……”

  “当然,当然,梅茜,”莱克斯脸上露出明显的嘲讽表情,“如果我不确定我不会告诉你怎么做。”

  莱克斯将文件夹递给了她。梅茜抿了一下嘴唇,她又恢复了平静。她信任他,信任一个犯了错也不会受到应有惩罚的人是一个正确选择。莱克斯微笑着望向她,眼睛里扎着灰蓝色的光。

  “我会尽快回复。”她说道。

 

 

  你知道什么?莱克斯不像是那种偏执狂,给每一个自己的东西都要扣上标签,像只蝙蝠似的。他对于自己的实验楼甚至看上去没有那么在意,除却一楼进入大厅门口有LexCorp的标志外,整栋大楼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但在某些方面,他确实偏执的要命。

  彼得将手机递给警卫,对方上下扫视了他一眼,转身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彼得被带领着走向另一间,开始接受全身扫描。

  金属违禁物不准许带入,彼得卸下了手腕上的蛛网发射器,心里莫名其妙地打起鼓来。等他走出房间,那名警卫正站在门口等待着。对方将他的手机重启,打开界面,LEX/OX一排字母映入眼帘。

  “你的输入你的证件号码和ID后六位,可以连接整栋楼的WiFi。”对方将手机递给他,“出去后记得退出系统。”

  “好的。”彼得将手机揣进衣兜,走近楼梯口。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彼得清楚进入实验室自己的工作只有唯一一个:打杂。譬如跑腿去拿试验报告或是结果,譬如去仓库拿需要的试验器皿,整理整理一片狼藉的桌子。他并不是特别在意,彼得从没想过待在实验室的第一天就成为天才开始大展拳脚——天赋有时候代替不了实际学习和操作。那些想法也太好高骛远了。他仅仅是想更接近一个科学真相,通过在这里的不断学习。

  彼得捏着一份化验单,向楼上走去。身处莱克斯集团名下的大楼令他一早上都处于亢奋状态。就像莱克斯触手可及。彼得被这个想法吓到了,他的视线落到楼梯按钮上,电梯门即将合上,他匆忙摁下了十。一只手突然顺着缝隙插了进来,彼得向后退了一步,电梯门重新打开,莱克斯就站在门外。他的视线落到了彼得身上。一个新奇的玩意儿,如同那些排列在莱克斯身边的漂亮东西。正站在LexCorp名下的大楼内。

  “哈!”莱克斯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彼得脊椎微颤。“第一天怎么样,斑比?”

  彼得手足无措,恨不得就地燃烧而去。上一刻正在构想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瞬息间宛若脱得赤条条站在原地。

  “还不错。”彼得的背完全靠向电梯。他们之间沉默了约莫三秒,莱克斯的嘴唇吐出气来,却默默无语。他就站在那里,穿着白色衬衫,淡蓝色运动裤,波点袜子藏在运动鞋内,饶有兴趣地看着彼得。彼得嘴唇翕动着,不安地扶了扶眼镜,谨慎组织话语,“为什么你在这儿,卢瑟先生?”

  “正值运动时间。”莱克斯挑了挑眉,双手猛地合击,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他突然目光钉死彼得,“我怎么忘记了!你也可以参加,今天恰好有人缺席!”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十楼到了。

  “我得先去工作……”彼得扬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单子,一边出电梯门,一边推脱道。

  “那没关系。”莱克斯摁下了十六楼,手指停在了开的按钮那里,他靠在门边,目光狡黠,像是看透了彼得的不情愿,他将这种逼迫当做一种阴沉的新乐趣。“为什么不做一个小小的等待呢?”

  

  等待。彼得受够了等待,他在静候纽约警方的一周中失去了耐心,决定自己去找那个枪击犯。就某方面来说,他仍旧是个莽撞无比又心急的青少年。将冰块扔进热水中,在微波炉前抖着腿。在收集莱克斯的各类消息中度过几个月。他手握单子,仿佛是在学校捏着自己的那份夹子,上面尽数是莱克斯的各类报道。从1984年开始至今。莱克斯青年时的报道少的可怜,而他现在却是已经盖过老卢瑟的那束光,股票仍旧源源不断地上涨。

  看看莱克斯有多么亲近他的雇员们吧:他甚至为了他们抛弃了那个大到出奇,拥有最佳视角的落地窗办公区,在这一层建立起了一处活动中心。他的办公桌就放在边上,只要你抬头或是经过这一区域,莱克斯就在那里。莱克斯集团,竭诚为您服务……莱克斯停了下来。

  彼得站在他的身后,莱克斯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你完全可以直接上场!”他看上去颇为开心,“还是说你想借我一件运动衣?”

  “不用了。”彼得将眼镜收起,有些不好意思,“我应该放在哪里?”

 

  彼得不得不承认,莱克斯的球技不错。汤普森的周五下午训练中,他没有多参加几次,但要领他还是清楚的。莱克斯动作灵巧,并不使用蛮劲,他运球熟练,显然经常参与这项运动。相比之下,彼得有些笨手笨脚,甚至在一次运球中将球丢到了莱克斯的手中。

  “你真的应该加把劲,斑比。”莱克斯笑着,他像个猎手。好商人总是好猎手。彼时他正穿过彼得身边,三步上篮,腾空而起,投进了一个球,空心,落下时衣襟拂过彼得的脸。

  看看,他总是对想要掌握的东西那么烂熟于心。彼得紧跟在他身后,篮球运作于他手内。球已经从他手中传出,彼得躲闪不及,未刹住车,与他相撞——那篮球突然失控了似的,在框内转了两圈,掉了出去。莱克斯瞥了一眼,并未在意,将已经倒地的彼得拉了起来。

  他的指尖升起温度,没有了冰凉的气息。彼得紧握着他的手,仿佛被一股暖流击穿五脏六腑。他的额头渗出汗滴,是所有莱克斯卢瑟中彼得从未见过的那一个——而他如此接近,上一秒正与自己相撞……彼得汗毛倒树,甚至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只能靠着各类媒介隔着次元面对莱克斯之时。他猛地撞开了挡在自己前方的人,跳跃而起——他仿佛飘在空中。彼得扣下了篮球。

  玻璃破碎声和球框脱离的尖锐嘶吼将他撤回现实。回过神来时,他正手握篮筐,玻璃渣掉落了一地,发出犹如长笛的脆响。

  彼得猛地一惊,环顾四周。莱克斯正站在他的不远处。他们在寂静中对视了那么半晌,莱克斯微眯了下眼睛,猛地转移开了视线紧紧锁定彼得,向他走来。

  “你的认真可真够可怕。”莱克斯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逗笑了,看向彼得的眼神多了两份阴霾,充满探究,他的嘴角抽动,向在场的所有人大声宣告,“看来我们没法继续啦!”他将彼得衣服上的一些玻璃渣拍下,顿了顿,彼得的蜘蛛感应正在疯狂作响。半晌,他突然开口,“为什么不纪念一下这么有意义的一刻呢?”

  “我们应该拍张照!作为你在球场第一次小破坏的纪念,不是吗?”莱克斯挥动胳膊,有人在彼得回答之前就已经掏出相机走到他们之前。“然后给我们的英雄(Hero)一个特写!”

  彼得微微抖了一下,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挣扎的表情,而莱克斯将手臂搭在他的身上,他无法从这个臂弯中溜出。他们之间的缝隙随着这一个动作被完全填满,就连胯骨都相互磨蹭着。莱克斯扭头看着他,蓝色眼睛中充满好奇与探究到底的光芒,彼得后背被汗水浸湿,渗出凉意来。

  “微笑,斑比。”莱克斯露出一个看待玩具时的表情,“你除了微笑,什么都不该做。”

  彼得收起了自己的眼神,觉得同莱克斯前来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TBC.

评论(18)
热度(76)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