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莱蛛】Near Light [1]

THE:

Couple:Lex Luthor/Peter Parker,斜线有意义


Summary:彼得陷入了一场单方面的狂热中。


------------------------------------


  现在,回想一下。


  彼得深吸一口气,手指交叉摩挲,胳膊不安分地在桌面滑动。


  “所以,”格温提醒他,“他说了些什么?”


  “我应该去莱克斯公司实习。”彼得低头望着桌面。脆弱的玻璃试管上,一滴水渍正在缓缓下滑,莱克斯卢瑟的手指冰凉,顺着他的三分之二小臂处滑下。他脑中发出细微响声,蛇信嘶嘶作响,游移至脊椎。


  所有人都听说过莱克斯卢瑟,不论是那个已经死去的还是现在睁着眼的。柏林墙开放后,老卢瑟飞快逃离破败不堪的东德,落脚美国,在那个最坏的年代如同水蛭般抓握机遇。石油,科技,工业……昨日他站在贫民窟,今日他就能踏上企业展览会议。他为自己伪造身份,谎造来历,打理行头。他是企业家中的独一无二,一无所有也敢站在酒宴中握上托马斯韦恩的手。


  与布鲁斯韦恩相似的一点:莱克斯卢瑟也年少丧父,接着,年仅十六岁他就接手老卢瑟一手建立的集团,成为CEO。董事会缄默不语,任由他摄取权力,而与父亲关注工业、石油不同,他更关心地产与新兴科技,野心蓬勃甚至于插手进参议院。老卢瑟依靠政治力量站稳脚跟,不被动摇,而卢瑟决定自己成为力量本身。有人说他打算竞选下一任州长,更多人摸不清莱克斯的意图,时间在他身边总在诡异地流动,他成长的过于迅速。


  号角日报头条上,卢瑟红金色头发占据了大半个板块。彼得捏着报纸,站在摄像展窗前。莱克斯站直着,却又像弓着腰。他双目紧盯眼前,手指点在桌上——莱克斯集团在纽约与哥谭建立新实验室,主要是生化研究与新型能源开发。翻过背面,左下角的板块,昨夜发生了一起枪击案。


  彼得一只手扶着额头,凝视着那几个字久久无法移开视线。痛苦,撕裂般的悔意煎熬着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六个月过去,他却毫无进展。本叔的话语仍旧蛰在内心,他抓着手腕,那里被蛛网发射器勒到发痒。更痒的是某一处回忆,冰冷地面,血流成河——数以万计的细节被记录在脑海,蠢蠢欲动。


  “天才,你贴照片用了半个小时,上课快迟到了。”汤普森从彼得身后穿过,善意嘲讽他了一声。彼得用蜘蛛能力耍过对方不少次后,“闪电”竟然对他开始和善了起来。彼得将之归结于群体之间某种特殊认同。


  “马上就来。”他嘟囔着,小心避开了莱克斯照片,顺着边缘将报纸折成四块,夹进书中。


  莱克斯卢瑟,取代了他门上的爱因斯坦海报,取代了他墙上之前自己练手的各类照片。他像个掠夺者,充斥着彼得房间的各个角落:录音机里是某段采访,电脑中是照片、视频,书架上是他推荐的几本。


  实际上,他仅在四个月前才知道这个人。本叔去世后,他一度被悲伤萦绕,某次上课再一次迟到时,格温坐在他身边,用铅笔敲着桌面,斜视着他。


  “你的振作起来……我知道那件事对你影响很大。这周我们有一个报名,莱克斯集团的新实验楼参观……”


  彼得并没有注意她在具体说些什么,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腹部的一道严重伤口所吸引。他已经做义警有了一段时间,睡眠不足和大面积创伤时常困扰着他。彼得不由得微微坐直了点,将腹部黏连在伤口处的绷带向外扯了扯——自愈能力来的实在不是时候。疼痛令他头上布满冷汗。


  格温似有感应,扭过头来看他。彼得慌忙将手搭在课桌上。“什么?”


  “我是说你不能再这样沉浸在……”


  “不不,”彼得连忙摇头,转移开话题,“谁是莱克斯卢瑟?”


  格温皱了下眉头,“你不知道莱克斯卢瑟?”


  “我为什么要知道?”


  “有一个实验室参观的报名,在他的名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他是个名人,大概相当于马克扎克伯格。”


  “世界上有很多实验室或者工厂的参观。”彼得嘟囔着,“没有必要了解每一个都是谁建的吧?”


  格温朝他微笑了一下,“那么你可以了解了解。没准你会改变些想法。”


  那就是一切的开端。在彼得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打开必应开始搜索莱克斯。接下来,他将所有有关莱克斯的报道整理在了一起,海报换成了他,照片换成了他。当他戴上耳机时,那里正穿梭着某一段采访对话。彼得知晓这个人的一切——年龄,经历,样貌。他又同时对此人一无所知。


  他正陷入一场来势汹汹的迷恋当中。彼得捏紧了桌上的书,这个时候想到莱克斯,真的、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仍旧盯着黑板,左手摁着书页,但另一只手却翻向夹着报纸的那一页。一个巨大的X标志横穿整张照片,矗立于莱克斯身后。Lex——X。他想起那日莱克斯正在台上,他距离对方仅有十米距离。真正的接近,听到声音令他甚至心生恐惧。他被一种酗酒般的快意所击倒,想要变得更完美,更好,更能与对方相提并论。


  从他打工的报社那里偷来一个记者证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如何混入采访现场。莱克斯决定给一系列新的投资开一场发布会,每一个受邀记者必定经过层层排查才能进入。而彼得擅长与人捉迷藏,他顺着蛛网飘荡至顶层,站在角落观察时,正有记者和摄影师匆匆忙忙地赶入会场。


  彼得跟在几人身后,顺利混入了会场。前排被重要的几家报社所占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以及大都会的星球日报。皇后区当地的报刊在前排靠左的位置,号角日报也在其中,彼得认出了那个身材窈窕的记者,他曾在报社见到过,她此刻正站在摄像机边,整理着自己的仪容。而彼得只是站在最后,插在空隙中,待在足以捕捉到最前方的一个不起眼角落。


  莱克斯到达的很准时,彼得在听到直升机作响后不到五分钟,他就已经出现在了会场。他将手上的一份报纸和平板电脑交给身边的女助手,眉头紧皱,似乎整个人被痛苦,愤恨所胁迫,直到走上发言的台子前,那股戾气才有所缓解。他微微摇了下头,像是要甩开一只讨厌的苍蝇,又将红发撩至耳后。这会儿他又恢复了那股风度翩翩的味道,抬起眼睛,扫过会场的每个角落。


  彼得和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对接。莱克斯顿了一两秒,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仅那么一瞬,彼得知道——他就是明确的知道——莱克斯已经看穿了他并不该出现在这里。他们之间像是交换了一个无可置疑的秘密。宛若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被莱克斯所参透,“我清楚你的所有心思,”他似乎这样示意,“你想打破某些规矩,从中挣脱,做一个法外者。像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大胆又不甘平凡。”某一部分思想如同被摄取,彼得开始怀疑他是否仅通过那一个眼神就看穿了些东西。但莱克斯了然的神情倏忽而过,又扫向别处,变得和最初站上台子时一样难测深浅。


  而彼得的脸颊由于那一个简短到毫秒的对视开始发红,他试着收回脑中不该有的妄想。这绝对、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尤其是站在人群当中,其中还有数一数二的媒体人时。但他的眼神仍旧从莱克斯身上无法移开。


  莱克斯总有那种神奇的魅力,他静静站在某一处时,注意到他的人对他充满兴趣,当他说话时,他就是全场的焦点。他口中总有些晦涩难懂的隐喻,彼得要非常非常用心,才能从他的每一句话中提取出某些意味不明,有特殊指向的词语,再加以查询。


  不久后,他恍恍惚惚步入莱克斯名下的实验楼参观,仍然没有摆脱那股眩晕感。


 


  “有件事情你得帮我。”格温靠在他的书柜前,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


  “什么事?”彼得这么问她,但九成可能他都会答应她。


  “周末去实验室参观,我几个月前报了名,但现在我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这么重大?”彼得非常小心地将手上的夹子抱在胸前,合上了柜门。


  “我成了奥斯本实习员工,从这周开始每周周末都要去公司。”格温笑着,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哦,恭喜!”彼得发自内心的祝贺道,“当然可以,周末我没有别的安排。”


  “是什么实验室的参观?”在格温即将离去时,他喊道。


  “莱克斯集团。”格温的声音从拐角传来。


 


  事情就是这样,这就是他挂着格温·斯黛西的证件走在莱克斯名下实验室的原因。卢瑟显然不差钱,他也不像一些花花公子为不必要的东西一掷千金。彼得被实验室中央的控制台所吸引:一个立体的投射设施,当他划过[历史]时,莱克斯集团关于生化方面的发展轨迹开始娓娓道来。这远比他在网络上费力搜索的每一个冰山角落要具体的多。


  彼得看了很久,直到最终女声开始复述时,他才转开了脑袋。参观队伍已经离他而去,他扭头时,突然被一个人定在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好吧,或许在前来之际,他曾隐秘地构想过如果莱克斯在实验楼,他们会擦肩而过,有一个短暂相遇。但他很快就将那一段弃之脑后,因为无论如何,这都过于不可能了些。但此刻——


  “你落队了,斑比。”莱克斯斜靠在试验台前,灯光照射下,他眼神明亮,里面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指已经离开大厅的参观队伍,向彼得伸出手。


  彼得沉默许久,认定了对方指明对象的确是自己,终于握上了他的手,“卢瑟先生!没想到你会在实验楼里。”


  “为何想不到呢?恰恰相反,我次次都在。”莱克斯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每个人都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企业家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你的口气像我父亲。”


  彼得扶了扶眼镜,他回想起那些传言。突然暴毙的老卢瑟,充耳不闻的莱克斯,被控制的董事会,迅速发展扩张的莱克斯公司。“我无意冒犯。”他的手却牢牢握住莱克斯的。


  莱克斯那双锐利的灰色眼睛猛地从他身上转移到他的眼睛。黑框眼镜后,彼得的视线开始躲闪,他感到被灼烧,血液如同酒浆沸腾开来。他的蜘蛛感应在疯狂作响。


  “我不认为你的名字叫做格温·斯黛西。”莱克斯扫了一眼他的胸前,勾起一个微笑,“是吗?还是说你有些特殊癖好?”


  彼得的脸涨红了,他开始结结巴巴,“不,呃,是……不是。我是彼得帕克。格温是我的朋友。”


  莱克斯挑了挑眉,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平板,在显示屏上划了几下。“你的朋友相当优异,”他的语调愉快,“你呢,彼得?”


  “或许不如她?她总是第一。我勉强排在她之后。”彼得扶了扶眼镜,努力掩盖住自己的窘迫。


  “你打算将来干什么?做生物研究?你对莱克斯集团的这方面历史很关注。”


  “不……实际上,我想当个记者。”彼得感到相机正在背包内顶着他的背。


  “我在网上搜索了你。你拿过很多生物物理方面竞赛的奖,”莱克斯将平板电脑抬起,向他显示了自己的界面,全然不掩饰掌控狂的作风,“然后你想当一个记者?”莱克斯扯起了嘴角,“真有趣,为什么不考虑麻省理工*?我可以推荐你。”


  彼得睁大了眼睛,“哦!”他突然笑了,“你是第二个这么对我说的人,卢瑟先生。”


  “我并不吃惊!”莱克斯笑了,露出发着白光的牙尖,笑容攫取了彼得的全部神经。“你应该考虑一下来这里实习。”他说。


  这实在、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但彼得犹豫着,第二次握上了莱克斯的手。他甚至能感到自己正在颤抖。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莱克斯的手指冰凉,如同蛇类尾间缠绕在他手上。


 ----------TBC.


 


Notes:时间线设定在2012年,超凡1上映的那一年,按照BVS的时间线,莱克斯出生于1984年,28岁,在2000年16岁时接手莱克斯集团。暂定彼得出生于1996年,16岁。


 


———————————— 


*漫画中莱克斯毕业于麻省理工,在毕业后创立LexCorp。但BVS设定中的莱克斯(AlexanderLuthor,Jr.)是老卢瑟(Alexander Luthor,Sr.)之子。这里我沿用了毕业院校为麻省理工的设定。


————————————

评论
热度(157)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