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Thominho】A girl [一发完]

THE:

 


Couple:Minho/Thomas,斜线有意义


Warning:性转!Thomas,接受不能请点叉,关爱自己,从关闭开始。


 


 


Summary:托马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米诺的反应,并做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那个女孩。米诺微微挑了下眉,她穿着统一发放的白色衣服,但显然号码过大不怎么合适,左手手臂和托马斯一样缠着一块绷带。她在窗口站的时间过长了些,米诺盯着她布满小痣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转移视线到自己的饭上。


  过了十秒左右,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托马斯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检查完,那个女孩就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她盯着米诺,眼睛像只鹿,蒙着一层水汽。


  “我能坐在这儿吗?”


 


 


  托马斯睁开眼睛,慢慢坐了起来,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几秒钟。


  他坐在一张轮床上,它看起来颇像一张病床。刚刚带他过来说要为他检查的男人匆匆忙忙离开,说是要准备一些检查器械,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他累得出奇,身体发热,头脑不是非常清晰,躺在这里干脆就睡了过去。托马斯一边荡着腿,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在迷宫和林间空地他养成的习惯,每当进入一个新环境,他总是有这种举动。


  他顶多是有些高热,在进这一处庇护所时就有点这种感觉,浑身无力,时不时身体忽然抽搐。詹森和他谈话时他也有些心不在焉,一方面,他心里已经下了定数自己并不相信这人,这处临时避难所好似一艘正在漏水的船,船长在撒谎,而他心知肚明。另一方面则是米诺在直升飞机上的触摸——米诺的手轻轻扫过他的胳膊,拉住他的手时,他非常明显地突然颤动了一下。米诺于是立刻缩回了手,这让他有些心烦意乱,不知道是该让米诺继续还是开口解释自己并没有被肢体动作冒犯到。米诺话不怎么多,托马斯也没有没话找话的习惯,直到他们一路通过一片标示着“危险——辐射”的地带,进入新庇护所时,他们也没有再多说一句。


  他停止了抖腿的动作,那个要检查自己的男人手上提着箱子向他走近,托马斯不由得挺直了腰板。检查一个头脑发热需要这么多器械吗?他不清楚。但是当然,如果对方能检查的非常认真彻底,让他不再那么难受的话,他乐意接受全套麻烦多事治疗。


  “你在这儿干什么?”男人的声音放轻,比刚刚跟他说话温柔许多,这不由得让托马斯打了个恶心的哆嗦。搞什么?死刑前的甜言蜜语吗?


  “你让我躺在这里等你过来。”托马斯敏锐地发现自己的声线变了,稍微比平日里柔软了些,他或许是感冒嗓子出了些问题。


  “亲爱的,”男人摇了摇头,仍旧好脾气地望着他,这可就有些反常了,被逼迫着走进这个类似医疗室的地方,托马斯很清楚自己一路上问的问题过多,将对方惹烦了不少次。而他……什么?亲爱的?对方说,“我想你走错地方了。”


  他翻了个白眼。“我百分之百确信你让我在这里等你。”虽然这听起来像个糟糕情色片的对话,而他渴望的主角不在这里。


  “你可能记错了些什么。”对方回应,朝他眨眨眼睛,托马斯挑了挑眉,想要再次确认对方是突然被雷击中还是服错了药,“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


  “别迷路了。”男人仍旧笑眯眯的,托马斯一步三颤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回头看去时发现对方正疑惑地搜寻四周。


  这挺奇怪的,足够令他生疑。


  


  他在回休息室的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情,虽然说他已经遇到过很多神奇到令人发指的玩意:十个人大的长腿机械蜘蛛,轰隆作响会变化的迷宫,活死人奔跑在沙漠中……但托马斯永远有止不尽的好奇心。


  “你该去饭堂。”有一个守卫提醒他,“到饭点了,除非你想饿肚子。”


  他冒冒失失地点头,向着对方给他指的方向走去。


  他仍旧有些头脑发晕,可能是高烧。他想要返回刚刚的地方,最起码开点药缓解一下这种情况,然而随着他慢慢靠近饭堂,他觉得身体逐渐轻盈起来,高热也不那么明显,于是他好笑地将这一切归于自己饿过了头。


  托马斯左右环顾时,发现纽特已经吃完打算离开,而米诺正坐在餐桌前,一个人。他下意识皱起眉头,因为饭堂里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米诺显然没有动一口面前的食物。所以……他在等人?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等自己。托马斯站在领餐处,心不在焉地瞟着他。打饭的人将餐盘递出来时,他仍旧神游天外,对方好脾气地叫了他一声。


  “女孩,”对方说,“你的饭好了。”


  托马斯如梦初醒。他反应了足足五秒钟对方是否在嘲讽他,而当他集中注意力盯向前方时,面前巨大的玻璃窗口反射出他的模样,他愣住了,手上已经接过的餐盘差点掉落在地。


  他望着玻璃前自己的样子,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为何会身体轻盈,脖颈发痒。他莫名其妙地长了一头长发,肩型削瘦,面部线条被柔化许多。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个女孩。


  “哦……”他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自己,“操你的。”就连他的声音都磁性中带点柔软,真是干的漂亮。WICKED没道理会研究从事这种行当吧?


  窗口的人因他的一声粗口微微皱了皱眉,托马斯与他对视一眼,默默端着餐盘转身离开。


  虽然这事挺操蛋的,但惊慌失措着扔下饭去寻找解决方法肯定会让他丢尽面子。虽说他一直表现的不怎么淡定,遇到恐怖的事情后首先一秒会吓到崩溃,但之后他总是有办法解决一切。相比起丢了小命,这或许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当然,他得承认,他还抱着看好戏的想法,想要看到别人面对着一个性转版本的自己究竟有何反应。


  所以当他一步一步走近米诺时,他实在没有抑制住自己的笑意。米诺恰有反应,他抬起了头,望了过来。


  托马斯甩了甩碍人的长发,将餐盘放在了他的对面,“我能坐在这里吗?”他问,但并不是一个问句。


  米诺以肉眼看见的速度顿住,稍许片刻后才开始点头。


 


  他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对方坐的没有个样子,松松垮垮地撑着上半身,一只手撑着脸,正直勾勾地盯着米诺看。这非常不礼貌——哪有人这么看一个陌生人的?但托马斯就会这么干,他第一天进林间空地就直勾勾地盯着米诺足足看了几秒,令米诺莫名其妙,心想究竟什么人如此有胆量这样盯人打量。如果不是他长着一双无害的榛色眼睛,望着人好似丢了重要东西般迷茫无助,米诺百分百确信他会被人一拳揍翻。


  她的长发打着卷,驯服地顺着肩部滑下,睫毛好似羽扇。米诺打量过她走向窗口的举动,对方毫无疑问有一双好腿,紧实且毫无多余分量,奔跑起来一定纤长性感。她的嗓音柔软中带着沙哑,好似巧克力中裹了一口酒精。


  她将食物搅搅拌拌,一口一口咽下,心不在焉宛若一种常态。米诺盯着她看了许久,摇了摇头,低头去吃自己餐盘中的饭。


  “你为什么在这儿?”托马斯低声询问。扮演另一种角色是一种新奇且有趣的体验,他十分确信米诺被自己的外表所迷惑。事实上,短短几十秒打量自己时,托马斯对自己也挺满意的。这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像一坨狗屎,但好歹狗屎的形状还好看些。


  米诺的目光重新集中在托马斯的身上。他看上去颇为疑惑,看来这位迷宫跑者很不会应对自己被女性搭讪这件事啊。


  但与托马斯所想象的紧张或不感兴趣相反,米诺笑了,不是以往他所能见到的微笑,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笑。“我更想听听你的经历。”他说。


  反将一军,托马斯心脏停跳了一刻:这个家伙是如何做到眼睛这么小还魅力十足的?


  “我没什么特别的经历。”托马斯低头颔首——姑娘们平时表达羞涩是这样的动作吗?他和这种生活脱节太久了。但他抬头时,米诺仍饶有兴趣的盯着他。“只是从一个迷宫中逃出来罢了。”


  米诺点了点头,如有所思,“一定是段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经历。相信我,你够独一无二的。”


  托马斯觉得红色一定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上自己的面部。老天,米诺这么会和人调情吗?还是说他只是对着女孩们才开始展露这一切?这可不怎么公平。


  米诺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又有些若有所思,“你上去有些眼熟,我们之前见过吗?”


  托马斯猛地挑了一下眉,“你和每一个女孩搭讪都这么老套吗?”他问,尽可能让自己的眼神看上去平静些,实际上他的心正在狂跳,还没有说上十分钟的话,不会直接就被米诺看穿了吧?


  好在米诺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转移开了话题,“你叫什么名字?”


  托马斯吸了口气。“T……Thalia?”


  “塔利亚,”米诺看着他,眼睛里好奇在熊熊燃烧,托马斯从未见过他有如此强烈的情感能够迸发出来,米诺平日里少言寡语,嘴唇总是抿成一道直线,肩膀肌肉紧绷。他此刻看起来和往常大不相同,“我从来没在这里见过你,你是新来的?”


  托马斯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言语,不想出现更多漏洞,“今天刚到,你呢?”


  “刚到第三天。”米诺回应。


  他说谎了!托马斯手指抽动,他们分明才到了两天,米诺为什么要说这种谎?他不解地皱了皱眉,微微晃了一下头,“哦!”他说,并没有戳换他,“你还习惯吗?”


  “我还好,不过我朋友似乎不怎么习惯。”米诺望了一眼大门,“他生病了。”


  托马斯忍住了大笑的冲动,并认真考虑现在嘲笑米诺的可能性。他决定还是不要这么快就作死,尤其是已经明里暗里“调戏”了米诺这么久。“你有女朋友吗?”他继续问道,嘴唇稍微扭曲了一下,他拼命将那道曲线扳直回去。


  米诺眼瞳微颤,手上的叉子停了下来,“没有。”他回应,接着将一片肉放进嘴里嚼起来,十分用力,“我假设你问这个问题是想从我这儿得到点什么。”他说。


  托马斯感到腰间一颤,米诺看向他的眼神令他脊椎宛若触电一般,他飞快转移开了视线,“什么?”


  “我们都住着单人间。”米诺说。


  托马斯张口结舌。他咽下餐盘中的最后一口饭,再也不知道用什么动作来掩盖自己的无措。米诺不慌不忙地用纸巾开始擦嘴,他望着托马斯,突然嗤笑了一声。“听着,我倒是很乐意和你继续聊下去,但……”


  托马斯突然意识到饭厅的关闭时间到了。他不由得大声叹了口气,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过于坦露时,他抬头,米诺望着他面带笑意。


  “我们可以继续聊一聊。”托马斯用了一秒钟果断决定。


 


  他们配备了个人休息室,庇护所可谓用心良苦。托马斯跟在米诺身后亦步亦趋,米诺走的倒是大摇大摆,和平时无误。庇护所发给他的衣服在这副身体上显然不搭,他没有用力提裤子时,差点被绊了几跤。米诺回头看了他一眼,蹲下来将他过长的裤腿挽起,捏住两个角后,轻轻在他脚踝打了个结。


  “真体贴。”他不由得说道,努力让自己的话里不那么酸,不那么带着讽刺意味,“你对女孩们总是这么好心吗?”托马斯问。


  “为你,特殊服务。”米诺回应,打开了自己的休息室房门。


  他们的休息室大同小异,十平左右大小,除了床外仅有一个洗漱池。洗漱池边挂着一面镜子,托马斯的视线被里面的人吸引,他不由得贴近了几步,盯着自己细细观察起来。


  她变得不怎么像他,如果仔细看仍有一些轮廓和相似之处。脸庞线条被柔化,喉结消失,整个人比原来纤细了一圈。头发有些过长,托马斯决定明天就剪掉它们,不论自己是否还能改变回来。


  令人不能忽视的是胸前的两块软肉,托马斯盯着看了一会儿,抓了一把,“开玩笑吧?”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以为至少得有个C……”


  米诺望了他一眼,“我看A最多了。”


  “这完全没有道理。”托马斯愤愤不平地想,特蕾莎都至少有B好吗?


  米诺看上去在憋笑。托马斯将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开后,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蠢事,答应了什么。和一个男生在饭堂调情并和他回到个人休息室?这简直就是另一部色情电影的开端,而主角确实是他想的那个人。只不过情况不多,什么都不对,一切都乱着套……但这是他,这说不定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后背开始冒出薄汗,头脑发热。好极了,他现在完全可以区分出自己究竟是发烧还是头脑发热了。米诺就是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米诺开始低笑,他们距离很近,这点空间他们也无法拉开距离。托马斯无措地望着他,打定主意如果米诺要和他做些什么,他就立刻自爆身份然后大声嘲笑他。即使是现在他也依旧怂到爆炸,米诺将外套脱下,径直走向了床。托马斯更是呼吸一度暂停,脑中小人疯狂尖叫。他坐在了床边。


  “你不累吗?”米诺问,“我可以分你一半床,如果你觉得一个人睡不着的话。我从迷宫里出来时总是失眠。”


  托马斯定定地站在原地,他和米诺对视了一会儿,他开始断断续续的微笑,甚至笑出声的稍微弯下了腰。


  “老天,”他问,“你一直这么有忍耐力的吗?”他问。


  米诺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暖的笑容。他见过无数次,在众人不信任他时,在迷宫中死里逃生时,在偶然一次回头时。


  “我会征用一大半的。”托马斯说道,有些任性,但他知道米诺一定会迁就他的,毕竟他就是这么好心,“你当心半夜被我挤下床。”


  米诺向床内挪了挪,没有打断他的微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发自内心,快乐的笑过了,自从他进入迷宫的第一天开始。


  但这一次,进入梦乡时,他仍旧带着微笑。


 


 


 


  托马斯迷迷糊糊地醒来,米诺正躺在他身下。倒不是说这有些奇怪,每当他们露宿野外时,他睡着睡着第二天醒来一定贴着米诺,缩成一团躺在米诺身边。他回想起迷宫里那几夜,他半躺着倒在米诺身边,米诺有一下没一下揪着他的发梢,动作轻柔,微微卷起一截又放下。


  被窝很温暖,让托马斯想起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的太阳。他梦游般地嘟囔着,“早,米诺。”然后抓了抓被子角,将自己裹得更严实了些。


  托马斯被头发糊了一脸,米诺拨了拨他的头发,“早,托马斯。”他说。


  他开始默默数数,一,二,三,四,五,六。托马斯突然倒吸一口气坐了起来,一声尖叫卡在嗓子眼,看起来滑稽不堪。他猛地坐了起身,米诺微笑着看着他。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依旧长着,喉结:不在,更不用说下半身。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米诺,和米诺对视了半晌后突然捂住了脸。


  “老天。”他丧气不已,“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坐在我跟前和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傻姑娘。”


 


  


 -------------------------END.


 


 


 


 


 


 


 


 


 


 


 


 


 


 


 



评论
热度(72)
  1. 普是普通的普弃用 转载了此文字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