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你找山
找葬在林中的太阳

cp@刀与禁果

【Arthur/Mage】Hawthorn and Thyme[上]

                               Hawthorn and Thyme

                                      山楂树与百里香

                                        alamorn

授权

翻译能力有限,轻拍,全文翻译在一万字左右,我会分成上下两部分来发。

原文地址

Fandom: 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 (2017)
Relationship: Arthur/The Mage | Guinevere
Characters: Arthur Pendragon,the mage - Character

Additional Tags:Future Fic

                           bastard child of like three legends

                           give that mage a name!!

                           The mage is NOT Guinevere just to clarify

Summary:

他差不多一年没有见到过Mage了。接着,当他醒来时有一只猫卧在他的胸膛上,爪子抵着他的下巴,持续不断且温柔地挠着他。

扮演“国王”这个角色有些令人窒息。Arthur突然找到了一个机会离开城堡,与此同时或许他能够让Mage轻咬他一口,这次用她自己的牙齿来。

Work Text:

  他差不多一年没有见到过Mage了。接着,当他醒来时有一只猫卧在他的胸膛上,爪子抵着他的下巴,持续不断且温柔地挠着他。

  “走开,”他含含糊糊的说道,尝试着推开它。但它接下来跳上了他的脑袋,并将爪子搭在了他的脸上。

  他本来会对这一切置之不理,直到它的爪子摁到了足够让血流出来的力道。“行吧,”他说道,将猫推了一把站起身来,“你想干什么?”猫抬头凝视着他,摇晃了下尾巴,然后漫步离去。在黑暗之中他不能分辨它的颜色,只能看清它的绿色眼睛中柔和又稳定的光。

  困倦,但他依旧跟随着。每当他在后面跟的太远时,它会坐下,等待,并望着他。它没有做任何他可能所期盼的、猫会做的事情——没有被老鼠分散走注意力,没有舔舔自己,没有除了前进和凝视之外的动作。

  它带领着他走向了鸟类群栖地。

  那里坐着Mage,她被睡着的鸟儿们包围了。她就如同一道黑暗中的阴影,一张白皙的脸漂浮于黑色衣服外。

  “应该预料到是你的。”他说,然后她眨着带着光亮的绿眼睛看向他。当她开启那些玩意时,它们就如同人类似的,现在,那只猫匆忙逃开了。

  “当然。”她同意了。

  “有好一阵子我没见到你了。打跑哪一个国王之后我还见过你?”

  “你相信我吗?”她用问题代替了回应。

  “你让你用一条蛇咬了我。”他回答,并感激黑暗可以掩盖他的表情。

  “你相信我吗?”她重复,语气依旧平缓但不知怎么多了些紧张。他转移了些不自在。

  “是的,”他承认,“我相信你。”

  “你必须让你的圆桌填满。”

  他打了个哈欠,“用什么?我每天早上都用吃的把它填满。”

  他看不到她向他翻了个白眼,但她用不算大的拳头敲了一下他的膝盖侧,敲的令他失去了平衡。“好好好,”他说着,坐到了她的身旁。“我应该用我自己的选拔?每一个到了年纪的人必须尝试从底部举起圆桌。再给每一个失败者盖上烙印!没错,那样我身边将会围绕着一堆贵族们。”

  “别犯傻了,”她说,“你必须把他们找出来,你的圆桌骑士们。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又一次?”他笑了。“如果它不停歇我们就会被淹死?”

“是的,”她说,“但那要发生的话唯有魔法不受控制。”

“噢,魔法,”他冷笑,“魔法有被驯服过吗?”

“未曾,”她说。“从不。以及永不。无论以任何方式,你都必须准备好。”

“它都像你的那样吗?”他一边询问一边向后倾斜。他在身侧的一英寸抓挠了一下,尖锐地意识到她是多么平静。这几乎使他相信她根本没有真正出现在这里,他仅是穿过一座雕塑对话,与她用猫叫醒他的方式相同。“所有的魔法都是动物,烟雾和召唤?”

  她安静了好一阵子。“你见过你叔叔的魔法。你知道它不总是相似的。”

  

 

“他没有真正的使用魔法。”他说的很轻松,“我能断定有不同之处。”

“真正的?”她笑了起来。“有真正的魔法吗?只有魔法本身。”

“那么你有没有用魔法杀了你的亲友?”他问。

“当然没有,”她厉声道。“我去了森林中学习。我也有过牺牲。总是会付出些代价。”

“血的代价?”

“不。我不会进一步说下去了。”

“甚至我很友好的问也不会再说?”他问道,当他弄清她并非一个弑亲者后,放松下来揶揄着。既然他有很多余地去评判事情,他便设想,即使 Vortigern是一个极度恶劣的叔叔,一味地去责怪他也并不公平。

“不。”她停顿了很长时间。“当你找到你的骑士们时,你会知道的。不是靠他们的脸。通过他们的行动。”

  “你会帮我一起寻找吗?我的意思是,去全世界寻找并希望能找到最好的?那可是个很大的地带,我可能会迷失,再也不会回去坐上王座。”

  “反正你很无聊,”她淡淡的说,“与其仅仅奔跑,不如去为了一个目的而迷失方向。”

  他耸耸肩,无法反驳她的话。“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

  “你说了很多次不,”他说。“考虑一下说声是?”

  她看着他,转过身去,一抹苍白模糊了黑暗。她背对着他,接着消失了。“你听说过狼的事吗?”

  “每个人都听过。”他的指尖划过胸膛。在早晨,他不得不应对来自Londinium的饥饿人民抱怨食物短缺,还要想着如何寻找更多的骑士,无论那圆桌骑士意味着什么。他已经累了。

  “最后,”她说,转身面对他慢慢摇了摇头,“狼只是动物,它们远不如一个男人危险。或是一个巫师。”她的牙齿在黑暗中闪着光。他不清楚露出它们表示的是一个微笑还是咆哮。

  “那你呢?”他问道,不知为何不想让她在黑暗中溜走。“你比男人危险多少?”

  “不像手握 Excalibur被选中的国王那样危险,”她不假思索,“但我不必变得危险。”

  “每一个能召唤出那么大的蛇的人都能够像他们所需要的那样变成威胁,”他说,脖颈处传来她咬了他之后带来的疼痛。通过蛇。虽然在他的梦中,疼痛是她自己锋利的牙齿紧贴在皮肤上。

  “我不常被世界上的东西所困扰。”她同意,“但如果我经常用蛇,一切都会开始像老鼠一样。”

  他被吓出了一个微笑。过了一会儿,当她看起来似乎不想离开时,他问,“你有名字吗?或者我将要在你的一生里仅叫你Mage?”

  “你的一生,”她温和的纠正,“我会活得比你长。”

   “那么,我今后的一生。”他说。

  过了很久时间,久到他以为她不会回答了,她说,“Emrys。”

  “一个挺好的名字。”他对她说。抚养他的女人总是叫他赞美女孩子的名字,这次他真的喜欢。谦逊的开始,尖锐的结束。它适合她。

  “一个名字。”她说,“这就是它存在的目的。”

  她有办法将谈话带到撞墙,然而他并不有心去责怪她。树林内可能没有带给她多少谈话经验,她的鹰似乎更倾向于谋杀某人而不是聊天。但仍然,这个少言寡语的她就像是在逼迫他回答,但他不想给出一个结果,他不想停下和她的谈话。或许他可以通过她的一记轻咬来真正进入谈话。这一次,用她自己的牙齿。

  “你可以问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他说,“我会告诉你一切的。我是个国王,你知道,这本身就非同寻常。”

  一只鸟在它的栖木上打了个滚,歪着头,弄乱了自己的羽毛。她伸出手用手指轻抚过它的头,它又睡着了。“我知道你。整个王国都知道你。”

  “整个王国都知道我做了些什么。这一定不同寻常。”

  “行吧。你好吗。”

  他咧嘴笑了。“你知道我怎么样。”他说,她发出一声沮丧的声音。“疲倦,无聊。做国王带来的太多了,但没有一件是有趣。好吧,”他耸耸肩,“还是有一些有意思的。权力总是很有趣。有人来祈求我的原谅?这就有很多乐趣。处理食物短缺问题?有趣度会减少。仍旧没能在这个年纪真正的和某个人打斗过, Excalibur带给了我‘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还有更多其他东西。”

  “寻找你的骑士们,”她说,“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

  “我要去找Bedivere让他主管事务。”他若有所思的说。“他肯定喜欢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怎样他对管事比较在行。你能不能说明一下我要去哪儿找人?”

  她叹了口气,“你真是坚持不懈。”

  他咧嘴笑了,“有人告诉我这是我的优点之一。”

  “因为你身上有太多的缺点所凸显出来?好吧,”她说,“我会和你一起去的。”

  “很好,”他说,并站起了身,“现在,我们能赶明早之前开始完成计划吗?我保证我们有一间房间你可以住。我现在住在城堡,以防万一你不知情。”

  “这里很好。”

  他看了她很久,她像是不舒服似的挪动了一下。“我在猫身上呆的时间太长了,”她承认,“我睡不着。”

  “那就在鸟身上呆着跳一会儿,”他说,“立刻就会让你精疲力尽。”

  他等着她做决定时像是脊背撕裂了。他真的需要一张好点的床。他可是国王,肯定有什么玩意能让他不在早晨感到这么难受。说不定他已经开始变形了——即使是George也不会全力和他打斗,只因现在他头上有一顶皇冠。只有Goosefat发自内心的想踢他屁股,说起这个,和Goosefat比起射手打架要更好些。

  “不,”她说,“带我去我的房间。”

  她站起身时他向她伸出了手臂,但她不予理睬。他垂下了手在裤子上摩擦了一下。他在坐上这片鸟类栖息所的地面时并没有考虑到裤子,这使他回去睡觉之前得清洗并换掉它。

  他带她到了一个靠近他的空房间,想着如何告诉Bediever要他来摄政。坦诚地说,他甚至不怎么在乎将会有什么可怕的威胁来攻击他们。在他戴上王冠后,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开城堡不止一天的时间,这会令他成为一个糟透了的国王但他为此感到兴奋。但,唯一使他成为一个好国王的是他的血脉,所以。

  “先到哪儿去?”当她溜进他的房间时他问道。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跟着龙走。”

“龙?”当她关上门时他问,“真的假的?他妈的龙?”

  Bedivere接到消息时欣然接受——直截了当的说吧,Arthur很肯定 Bedivere在这一点上喜欢他的做法,他同时也十分确信Bedivere发现他因为劳累而恼火,因此对于他的离席怀有很大的喜悦之情。除此之外,Bedivere已经提出过很多Arthur没有提出的指令。对他来说借他的手做一些事更好。

  以及,好吧,Arthur会找各种借口将他的手弄脏的。

  The Mage——不,Emrys,她的名字是Emrys,她不舒服地潜藏在厨房里,被捕鼠机包围。当他终于准备好离开时,他去接她,同时……被厨子催促着离开,显然她的厨房如此粗鲁地被入侵令她十分生气。

  “是时候走了,”他告诉她,她轻扫了她的脚,散射成了猫仰头走出了门。

  直到他们骑着马出了城堡,她才和他说话。 Camelot。对他来说仍然有些可笑。整个城堡都是他的?呃,他可没有为此打算说不。

  “准备好告诉我我们要去哪里了吗?”他问道,尽量让自己舒服些。在内心深处他仍然是个城镇人,更容易的事情是避开马匹而不是坐在上面。另一方面,Emrys则是像是出生在马鞍上一样。她的鹰在空中盘旋,飞的很高以至于看上去只有一个点。

  她闭上了眼睛。他希望她睁开眼睛后它们就会发生变化,但她似乎只是听了一会儿什么,然后说,“这边,”便踢了踢她的马小跑走开了。

  “我们今天要在这里和龙干一仗吗?”他问,竭力掩饰他的急切心情,“龙会有多大?”

  “不,”她说,“今天不行。”

  “你知道,”她没有继续再说话了,他说,“我仍然觉得我们需要一个关联点去探索一下,就在这儿说。不是每天都有一个女人通过一只猫把我叫醒的。”

  她向他翻了个白眼。“你想让我再一次把你从马上翻下去吗?”

  “哦,只有这样做你才继续的话。我才不会扼杀你这么做的欲望,谁叫我是个国王。”

  她的眉毛和嘴唇抽动着,几乎就要微笑了。胜利。

  “如果我现在这样做,你就赢了。”她说的很慢。他点点头, 伤感而嘲弄。

  她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眼睛变成了棕色漂浮不定——“不不不不不——”接着他的饲养的马已经让他在下面了。但他的手并没有被束缚着,脸也是向上的,有那么一会儿他还以为自己仍然在马背上的座椅上——

  然后他吐出了一口草,他的马低头在他的发梢边发出温柔的鼻息声。

  当他重新站起来时,她并没有完全笑出来,但她的脸上有一丝痕迹,她咬住了嘴唇,肩膀轻柔的滚动、“你仍然是那个站在地面上的人。”她说,就像是她从来不对任何事情怀有认真之情。

  摔在地面已经令他打乱了呼吸,但看着她他更加无法抓住呼吸。他曾梦到过她,比他想要承认的还要多,甚至是对他自己承认的。他想将她拉下沉浸在一个吻中。他想要她强迫自己跪下来。他想要一个突然而又熟悉的爆裂声响。但他想要的如今只是一些想象戴着她的面具罢了,他不会通过一些别的假象不尊重她。

  Arthur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一些东西。他很有魅力,勤奋,聪明,天生就是国王的料——无论哪一方面。他不习惯于想要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它们,甚至他都不会去做。

  “我想你真的把我伤着了,”他撒谎道,把手搁在肋骨上的一块旧瘀伤上。她将她的马靠近他,看着像是很关心似的。他想要将他拉下来和自己一起坐在地上,把她拉下来亲吻她,但似乎这一切都会在他流血后终止。

  “嗯,你将会吻一下伤口让它变好。”他告诉她然后她嗤笑着踢马慢跑走了。“这可不是对待你的国王的方式!”他在她身后喊着。奋力上马。他真讨厌骑马。

  她拒绝和他畅谈几英里,之后他们到了一座桥上。“照我说的去做,”她说,平稳地走到了桥上。望去有空旷又优美的树林,绵延而宽阔的河流包围着Camelot。

  “我们将不会做任何停留,”她喊,“我带来了湖中仙女的选择之人。”

  那些木块像是颤抖着在一阵风中吟唱,Emrys脸上的愁容变深了。“我们付不起这个代价,我们的旅行目的是为了让这片动摇不止的大地摆脱巨龙。”

  那些木头静止不动了,吱呀大响。

  “我真的不认为我想去走过它们,”Arthur声称,将他的手放到了他的马鞍前方。

  她怒视着他,然后望着那座桥。“让我们过去,”她要求,“我不会再问了。”

  那些木块静止不动。她眉头紧锁,走到了第一块木头前。“下马,”她告诉他,“以表礼貌。”

  叹了口气,他照做了。

  他们从上面走过去了,并没有什么麻烦。当她骑上马时,他问,“如果它不让我们过去你要怎么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她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我们将要花一天的时间南下去过另一座桥,那座桥下住着一个巨人。大多数情况下他并不会产生困扰,但他能感受到魔力,并会被魔力冒犯到。”

  “所以是你的错?”他兴致勃勃地问道。

  “嗯,不是,”她说,“Excalibur冒犯巨人的能力超过我。但它又不会要求通行。独自一人的话,你就会被扔到水里然后被巨人吃了。”

  “哦,当然,”他说,“真是令人愉快啊。”

--------------------------未完-----------------------------

评论(4)
热度(15)

© 普是普通的普 | Powered by LOFTER